14 November, 2017

爱人爱己

其实被爱的感觉很好,有谁不喜欢被爱呢。但每每听说爱人之前,首先要好好爱自己。好好爱自己,之后呢?等别人来爱吗?不见得会因为别人爱自己之后,自己就会停止自爱,这不符合逻辑呢。但会因为在意、在乎、回报、报答、歉意,这些都是自己没能好好爱别人的证据,还要假装自己骗自己很爱对方,同情他是对他最残忍的举动。对自己也很残忍,这样会很累。自在就好,做自己就好。

别人爱你的存在不是因为他爱你这件事情,而是因为你身上有别人看不到,而他看到且自己没有的本质。我是努力和认定派,一旦认定之后,会很努力很努力去维持这段感情。很讽刺的是,若这段感情不顺利,彼此不欢而散,我会无法原谅自己,自卑从中油然而生。但我没想过,这从来都不是谁的责任,也不是谁的对或错。“expect less” 是相美给的忠告,或许自己期许太高,或许没有按照自己想象的那样发生,所以才会无法轻易放过自己。

始终无法轻易踏出那一步,是因为自己还未准备好,另一点也是因为自私,因为不想受伤害。我会很轻易地为别人而活,却始终无法再次承受那样的煎熬和痛苦。但想要不失去自己,却还能坚持活出自己是我现在想练习的,也是一辈子的学习。

我想对于别人的恋情我没办法说太多,也没资格说,我还在学习中。我常常对别人说never try never know,但唯有感情这回事是我最胆小、担心受怕的,不是try了就可以know。我必须浓缩这个过程,基于很清楚自己是个无法轻易放下的人。漫长的过程有它值得细细品味的价值,在于自己是否能够以观众的客观角度去看待,再以主角的感觉去流露感情。我才想起,原来有一句话叫 “为了爱,奋不顾身,不惜一切”…。我懂珍惜吗?我懂爱人吗?似乎还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04 October, 2017

前/这阵子

前阵子,我去浪中岛当义工,毕生难忘的经验,时不时都好想念那里的点滴。
前阵子,连续几天都下雨,槟城严重淹水,连我的心情也被淹没,开始不太喜欢下雨天。
前阵子,我和庆柔终于约出来吃饭,各自update近况,我们都在岛上工作但却不常见,她说她很想换工。
前阵子,我生病了,但病得不严重,大概是天气变幻无常、睡眠不够加上自己乱吃。
前阵子,我们公司另一部门的人马已经解散,两个月前知道的消息,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这阵子,公司冷飕飕的……

老实说有没有不习惯,在他们离开之前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以前也曾想象过,或许有一天他们不在公司工作了,或许谁谁谁离开了,或许我辞职离开了…只不过这一天也来得太快了。好像好多话还没说,但却也没必要说,说了更像离别。其实也并不是真正的“离别”,大家都还在岛上,只要约出来随时都可以见面,只不过见面的场合不再是公司,各自有各自保持联系的方式。

所以,他们Last Day时大概一整天都在吃喝玩乐,吃完两小时的午饭又去隔壁的咖啡厅歇歇聊天,回到公司已经快6点,做了一些工之后又和大伙儿去RNG玩桌游,玩完桌游又去mamak吃喝聊天,直到凌晨两点才散人。根本就没有farewell的感觉,也没有很伤感呢,因为我们都知道,大家还会见面的。

但,为什么我感觉我的时间速度还是一样的呢。有他们在,时间一样快;没有他们在,时间还是一样快。


17 September, 2017

美丽终点

《美丽终点》海报

去浪中岛当义工之前,我在吉隆坡逗留两天,和旧同事们吃一餐饭,还有和晴去看路人甲表演社与冯以量合作的《美丽终点》演出。在那之前,晴已经错过了第一次的舞台剧,觉得很可惜,加上她已经答应她朋友要去看她的演出。她邀请的不止我一人,还有宏、琪,但因为那个周末是长假所以宏已经回怡保,至于琪个人蛮回避这种题材的作品,所以没去看。至于我,没抱什么想法就去看了一场演出。我是挺庆幸自己是以这种 “why not?”的心态来看表演的,我才有机会认识冯以量的“善终”

但愿离开的人得到善终。
让活下来的人继续善生。

从事临终关怀工作的冯以量,觉得死亡虽是每个人不能逃避的事情,但如果能根据自己的意愿“善终”,则是每个人可以维持生命尊严的最后事情。我们常常说生命无常,但在有生之年我们却不会去思考死亡到底是何事,因为避忌死亡这话题。但冯以量不以为然,他认为在健康的时候,思考临终的照顾、葬礼的计划、死后的遗愿,这些都是维护善终的权利和尊严。身为临终关怀工作者,他在面对临终病人时,他思考的是“死亡来临前,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 。病人的意愿也需要尊重,也应该维护病人善终的权利。

去年婆婆去世后,今年外婆也随后而去。她们去世当时,也听闻很多谁的谁谁谁也已去世…死神竟然同时带走那么多人。那阵子,陪伴在婆婆身边的姑姑难以抽离失去婆婆的痛苦,我们唯有安慰和以言语陪伴她。婆婆去世当日,我爸没能来得及赶到去见她最后一面。她走的时候正吵着阿姨和姑姑给她换上干净的衣服,就在换上去的半途就这样走了。听姑姑说,婆婆走的很安详。在婆婆跌倒之后,就无法站起来行走,而得躺在床上度过日子。那时她很是自责,像婆婆这样强悍的客家女强人,这种时候还在埋怨自己,看了很是心痛。

姑姑一家人想尽办法不把她送到养老院,因为这很心痛,毕竟是母亲。从此我爸、舅舅、阿姨和姑姑们轮流照顾婆婆,直到她临终为止。我想婆婆有得到“善终”了吧,虽然过程艰辛困苦,但对于大家来说都是不容易的决定,也不曾是后悔的决定,从此不留遗憾,让活下来的人也继续善生。

11 August, 2017

年中游

7月是这一年里的中场休息,验收上半年的结果之外,身心上都要得到满满的 recharge。在N个月之前已经和 CC & 依虹计划好的 Kuala Kangsar 江沙 - Sauk 新寿活村四人游,哪知在那之前很幸运地被客户邀请去云顶住个三天两夜,于是云顶游很顺理成章就成了我们的 company trip。在那个星期里,我只上班一天。

话说我和 Evon 得知云顶游这消息的时候还超大反应的,老板也还在苦苦等待客户的 offer,毕竟我们还有一些 job 还没 close file。终于也让我们等到这一天,真的说走就走,确实没想过这一天会这么快来到。云顶的户外游乐园依然还在施工改进中,除了赌场和购物广场之外,这里没有其他特别的活动。但我们这三个Jumpers(公司的座右铭、邮件域名是 jump,于是我们自称是 Jumper)是超级容易达成共识的三条水。我们找了一间咖啡店,然后假装这里是 Sans Francisco,享受着当下的自然冷空气,点一杯咖啡,然后聊着有的没的,非常 chilling。

感觉当下时间有变慢,直到老板信息通知我说……客户有 changes。其实我们来云顶游这事来得太突然,也没办法提前通知其他客户,老板叮咛我把电脑带着。而当客户知道我们连续三天没工作的反应,就是临时追加工作,无论如何都要在我们 off day 之前交上第一稿。当下其实自己没有很抗拒,反正心情好,也托客户的福,我能体验在云顶工作的感觉~这天感触很深,因为到处都可以亲眼看到我们的 real artwork,Evon 心情比我澎湃,她说很感谢我们愿意教导她,才会有今天的她。我说,她应该感谢自己多一些。


云顶旗下新开张的这间 Hotel on the Park, 是我们的客户

Hotel 的走廊 梦幻无比的 lighting

自愿要睡上铺的 EK,再高一点就要卡在天花板和床铺之间了

室内设计的概念很适合有小孩的家庭,手绘插画是出自旧同事Suki




度假时工作,感觉就像一豪秒那样微不足道。

星期二早上如常工作。然后呢,转眼就 lunch time 了。促促交代客户之后,就在 SkyAvenue 溜达至傍晚才回房间。EK 和Evon 串通好买了一片蛋糕,生日蛋糕是百香果 cheese 口味的,很好吃~我后知后觉地被他们俩骗,在这时候我确实是迟钝和他们没共识的那一个。好吧,认输。因为自己原本也没期待什么,呵呵,总之很谢谢他们这两个有心人。还有另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就是老板和老板娘的结婚周年纪念。刚开始我极力想要隐瞒自己的生日,无意间得知我的生日也是老板的结婚纪念日。加入公司第二年生日当天我祝贺老板了,他非常惊讶然后一脸“你为什么会知道?!”的表情看着我,数天之后我才告知他当天是我的生日,我想从此以后他就记得了吧。Jumper 们也不偏心,为老板的结婚周年纪念也买了两片蛋糕,但老板和老板娘也为我的生日买了一片蛋糕,于是我们就顺势一起庆祝。Jumper 们当双方间谍,我和老板双方都有同样为对方庆祝的想法,真为难他们了,呵呵呵~

云顶还是很冷的 隔天的雾厚厚的
从房里的窗口看得到 hotel 后面的花园和草墙迷宫

很亮眼的苔藓

早晨的露珠 让蜘蛛织的网犹如珍珠项链 很特别

仅只拍到这一张照片 因为要回去工作而错过了
隔天太阳很早出来 晨雾都没了 [后悔中 T^T] 

Jumpers

Ethan Kang a.k.a. EK a.k.a. Jr. Art Director

DC Comics Cafe


Jumpersss 在赌场外进不去 因为某人带背包 呵呵呵

很出乎意料之外的 我在云顶度过26岁生日 谢谢你们啦~


星期四如常上班…


然后星期五又是去玩的日子啦。突如其来追加的 job 客户不放过我,管不了了,今早我交代好 Jumpers 之后就出门了。CC 和依虹早几天已经在槟城逗留一阵子了,今天计划去 Balik Pulau 浮罗山背住一晚,隔天才去 Sauk。见到 CC 和依虹实在是兴奋得不得了,她们给我买了生日礼物,是她们亲自挑选贴切又 lovely 的礼物,而且陆续有来/惊喜连连/一个接一个,好像收到圣诞礼物一直很 high 的我…哈哈!以榴梿季节闻名的浮罗山背,我们当然不可能错过。但因为前几天是榴梿大赛的原因,很多顶级的榴梿被外地人买走许多,剩下一些不算次等但就是没有顶级好吃的榴梿,我们将就着吃一些。虽然很遗憾地说:“只要尝过就 OK 了…” 但言行不一啊,榴梿这东西,是会越吃越上瘾的呢。下午我们 check in Titi Teras Village House,负责人是一个在这里打工换宿的医生大学生,他下午计划带我们骑单车到可以看日落的海边景点。路程稍微偏远但一路上的风景都不无聊,沿路可以看到农夫的菜园、稻田、河流等等的自然风景,骑的都是乡间小路且不多车的地方才会有如此惬意的景。来到尽头看夕阳的海边,两则都是厚厚的红树林,之后就是一望无际的地平线和沼泽地带里无数只的娃娃鱼们。但我们没能等到夕阳,原以为是晴朗的天气,太多云层遮盖,作罢。我们被Rahmat指导拍了 macam yes 的 girl group 专辑封面,搞笑之外感觉 pose 也有点风尘味儿,导演他是很满意自己的作品的说~







 




据负责人医生大学生说,若早上在民宿周围有发现掉落的榴梿,我们可以开来吃,因为民宿主人并不想卖。所以起床后第一件事就跟着依虹七早八早去寻宝,还是被松鼠和蚂蚁验证过的好肉,我们好像捡到宝似的~中午之前我们离开浮罗山背,前往 Sepetang 十八丁吃午餐,顺道参观颇为闻名的火炭厂,这下才知道原来火炭是红树林制成的。过程相当耗时耗力耗精神,但从以前日本的技术传授至今,这里生产的火炭可是日本厂商首选的等级。还有经过蒸馏法提炼的“神奇水”,是日本厂商拿来制成护肤品其中之一的原料。十八丁附近是海口,有新鲜的鱼获在餐馆外摆卖,买了一些虾和马友鱼,让餐馆烹调。这一餐有如把海鲜吃个够才甘愿离开的气势,只要食材新鲜,怎么煮都好吃。









继续开往Sauk。


孤独老人康哥现在有客人,是三位斯文美女,和他家人来小住。他家又换 layout 了,这次没什么种菜,反而种起花来。屋后有搭起一个小木屋,是他木匠爸爸的工作区。家里多了洗衣机和饮水机,还有他爸住的房间装了一架空调和 sliding door。他说他爸想要在这里过退休生活,毕竟这里是他爸从小长大的地方。CC 和 Rahmat 是初次来这里,虽然依虹已经是第二次来,但冲他家的山水凉依然需要勇气。晚餐如常在夜市买东西回来吃。晚上我们坐在摇摇椅边聊天边喂蚊子,简单讨论明天的行程之后就寝。

为了配合三位斯文美女的行程,我们最终没有骑单车去 Tasik Raban,为了争取时间于是驾车去。依然在湖畔边吃 Roti Canai 喝 Teh Tarik,谈话内容是那三位美女的自我介绍、各自做什么工作和如何认识民宿主人之类的。之后去搭船看湖景,但时间稍微迟了一些,雾已经散开,不过湖景很清晰。开船的老板一开始没认出我和依虹,心想康带过那么多人来,他应该不会记得。之后和他聊天时,他似乎慢慢记起来,话说那时候只有我和依虹,他很仁慈决定为我们俩开船,渐渐记得我们来过的印象。之后回民宿换上另一套衣服,接下来要去山水瀑布噜~这个地方叫 Hutan Lipur Lata Kekabu, 位于 Lenggong 的瀑布。我们首先进入水里到膝盖和大腿的程度来试探水深,水温基本上和康家的冲凉水没什么分别,之后慢慢再把别人弄湿科科科~叠石头、浸浸水、做水中马杀鸡等等。呆在这大自然里头非常舒服,山水生很好听,丛林绿意很怡然。想象待会儿冲完山水凉回到去应该饿扁了,煮个热腾腾的 Maggie Curry,是一种享受呢。于是行动派的 CC 和依虹到店里买了 Maggie Curry,之后又去安娣家买两块钱的番薯叶,打算清炒当配菜,每人加个蛋,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 maggie~perfect~完全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这碗maggie,感恩、感恩~





午餐之后是自由时间,今天的晚餐是 Jerlun 的日本餐,堪称很道地的“深夜食堂”。这已经是第二次来这里吃,但上次没叫太多的 side dish,于是这次拼命叫,除了自己的 main dish 之外,还叫了泡菜辣炒猪肉片、烤鸡肉串、Jerlun 闻名豆腐、烧茄子、马铃薯泥、寿司拼盘,…我第一次吃茶泡饭,每每看《深夜食堂》里的三姐妹好朋友常常叫的茶泡饭也终于尝到啦~吃饱后老板来询问菜色如何,才得知当年他为了一个喜欢的女孩而去日本寻千里,最终没有找着但却足足学了五年的日式厨艺,从日本回来后于是就有了这间餐馆。我们这一餐吃得好丰富好满足呢,老板的手艺真的很不错,而且价钱很过份地合理。

既然已经来到江沙市中心,就顺便夜游才回去。康带我们绕绕江沙的新与旧皇宫地段,也见证江沙第一棵橡胶树、第一间医院和以前国王休闲活动过后休息乘凉的亭子。隔天白天来参观的时候又有不一样的感觉,在白天看旧皇宫还真的不一样,从远处看它在太阳下是金光闪闪的模样,近看是利用土黄色的漆来充当金色的。仔细想想确实很聪明,因为凭以前的技术应该还没发明金色的颜料,不然参观这皇宫应该要戴墨镜吧(太闪)。还有我首次进入回教堂的内部,很神奇的是它竟然有 chandelier 水晶灯!还有大理石建构成的墙壁和地板,围绕着中心展开的花式图样地毯很特别。

Ubudiah Mosque



Istana Kenangan


今天是游玩的最后一天了,超级舍不得,大家都要回去各自岗位继续拼命。回程路上在巴士内看到窗外的夕阳,想说这个夕阳来迟了,只有我一人看,空虚感袭来,心想应该要在浮罗山背骑单车去的那个海边和CC、依虹和 Rahmat 一起看的,但就因为这遗憾才会有下次更精彩的旅程。期待哟!

云顶 - 浮罗山背 - 十八丁 - 江沙 - 新寿

27 May, 2017

思源



咖啡因作祟。

这睡不着的夜里我回想过去是什么原因造就我走上设计这条路。关于设计这回事,有几件事情是让我很难忘的。

中学参加的团体因为要设计衬衫,主席找上我担当设计衬衫的责任。于是我尽力提供不同的设计图案,尽可能满足每个人的要求,主要是让老师通过衬衫的设计图。我并没有全程参与和老师的商量会议,全由比较高层的委员会去负责和老师谈。印象中连设计图已经敲定而我却浑然不知。

直到衬衫出炉之后,委员很兴奋地在分派,会员也各自领取属于自己的衬衫。这时候我背后传来一把声音说:“ai yer~这衬衫都不美的!” 当时心里当然很火滚,身为设计者的我就有“你这么厉害讲,那你来设计”的这种想法。也许讲的人无意但听者有心,我当然很介意为什么她会这么说。

后来亲眼看到衬衫的时候,配色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就连衬衫的底色和衣领的颜色也不是我做的决定,是该说我失策了么还是决定的人没告诉我是那两种颜色,而且还有两种款式。当下对于那一把抱怨衬衫不美的声音还是比较在意和执着的,根本没想过问题在于沟通。事后我私底下和另一个团队长抱怨,她说,她们是这样的。我不啃声,从此以后我没再提起这件事,凡事以和为贵。

再仔细回想,这种事情好像不止发生过一次。还有一些比如去参加校外课外活动,因团队被要求设计网页,结果线上go live的网页并不是我们原先亲自设计好的,似乎有人也在同时间设计然后用我们的名义link去他们“设计”好的网页,结果没在网页设计那一栏得到分数之类的。之后想想好像有种被“设计”的感觉。;自己平时在家里会找一些漂亮的图片做一些简单的图文拼贴,然后用打印机打印出来当作透明文件夹的wallpaper。朋友看到之后觉得很漂亮,也要求我打印一张给她,之后她也把那张图当文件夹的wallpaper。这时候稍稍领悟到,原来我也可以让别人也想拥有我所拥有的东西,所谓的再创造能力 (macam yes jer)…。也有一些让我很意外的朋友,偶然看到我在作业簿上的涂鸦,很直接说出内心的赞美。他们是鼓励我继续画下去、并且很珍惜那些无聊涂鸦的朋友们,当初坚持额外考美术科也是这动力的来源。

年少懵懂,我不太关心人们在背后耍的手段,很庆幸自己没有很追究事情的来龙去脉,无意间选择置身事外这个上上策。或许知道黑暗面后我不会走上设计这条路。身边有少数也是额外考美术科,一边互相鼓励一边共同努力的朋友们,说起来不太懂那坚持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觉得,不做的话,就会后悔。就这么简单。

01 April, 2017

从容

他是Joni,芬兰人。
在槟岛工作生活对他来说是新鲜事,
他从他的观点说故事,我们还没听腻。

前几天带Joni去吃Tosai,Adib说之前约好带他去吃好吃的Tosai。我说怎么这么突然。他们俩好像在约会,我是夹在中间的电灯泡,啊哈哈。在结束工作的前几十分钟,和EK聊起他在英国读书时的课程和学院时期的课程大不同。也聊起他以前的公司工作的状况,也和现在这里大不同。以前每天的工作都很充实,当下就要很果断决定visual,打卡制度,午餐时间一小时,但绝对不会OT,非常discipline的working hour。放工后不会突然联络你要什么file什么visual,私生活完全不会被打扰。

这里很 flexible,几点来上班,几点下班,随你。东西要做完,准时交,deadline自己看着办,这样。不过偶尔不在工作的时刻都会联想一些关于工作的事情,比如在pinterest看到什么很适合的东西,也许可以这样或那样。很主动性会在额外的时间思考关于工作的事,即使当下没有人吩咐你这么做。或许可以在脑中预先想象一个大概,visualize出来就不是很难的事情了。他问我,如果公司换成打卡制度的话,我还会继续做吗?…我想我大概会疯掉,尤其被时间控制这一点,我想尽可能不察觉它对我照成的影响。时间的流逝确实让我焦虑,尤其前阵子听到任航逝世的消息,更是让我觉得自己没有很全然去过活。我曾短暂地感觉过,自己是真正全然去生活,话说那个自己真的很稀罕。

说回我们仨的晚餐。

我们去Kayu吃晚餐,听他们俩聊天是一种享受,毕竟一整天对着电脑的我,必须接触人多一些。Joni最近计划一个人去越南旅行,他以前的室友想要一起去,但他似乎不是很想要让他跟去,因为他觉得很多事情要互相妥协,这让他感到很不自由。我建议也许他们可以一起去然后分开旅行,几天之后再互相分享行程之类的。

说到他爱喝的bandung,还记得他的室友从芬兰来到槟城的第一天,他带室友去吃一些槟城很道地的食物,于是他很自豪地order两杯bandung,但结果来的是coke。本地人已经有一个setting好的mindset,那就是外国人根本不会知道本地人常喝的饮料。虽然茶水uncle认为他用他本身国家的语言order了什么,可能听不清楚,或者不太相信他会知道Bandung,于是唯有递上coke, 好像已经 set as default的感觉。这种经验在Joni看来是很funny的,本地人认定了外国人会order coke 或者 beer,是他们自以为是、习以为常的想法。我们听他述说这种经验也觉得好笑,也替他觉得无奈。

他说抽烟是一种习惯,但总得理解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比如说celebration,于是就抽一根烟,来奖赏自己。于是渐渐把抽烟变成一种仪式,例如饭后一根烟,或者以一根烟开始今天。他发现其实不应该被如此的习惯束缚,而变得不自在。需要它的同时,也明白它为何存在的理由,于是当得不到它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纠结,情绪被如此微不足道的东西控制,在我看来它是没办法让自己安心的存在。

这有点类似拿得起、放得下的道理。如果可以不被这些看似重要但其实并没有很重要的东西束缚,会不会自在许多?习惯渐渐变成一种理所当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点。我想我害怕依靠任何人事物的心理正来自于自己难以放下这一点,于是一开始就不去依赖,反而从容许多。

02 February, 2017

move on


我并没有抛弃这里,只是许久都无法抽出时间回来这里写写。去年一整年每天都坚持以手写的方式写日记,有特别想写的题材才会以概括的方式写在部落格。农历新年假期刚完毕,在那之前还把客户的广告误做成十年前的广告,自己很是懊恼,客户还呵呵呵地笑着安慰我说没事的,最多就是让人家把这写错年份的广告当笑柄罢了。有时候执着和放胆去尝试自己没试过的风格,而客户非常认同而且很喜欢自己做的广告,但却败在这种小细节上面,实在是有够愚蠢。很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作没发生过,从此move on。一直以来告诉自己的,唯有move on

今年开始使用五年连用日记,可以连续写足五年,但每一天可以写的位子有限,只有六行,有点挑战的同时也只能抽重点写且不能啰嗦。以前写一天日记的时间可以长达半小时,现在只需五分钟就写完,反而空出很多时间让我想想接下来该干嘛。很纠结于无法仔细去形容事情发生的细节,我想我会miss掉很多当下的感受。持续地写写写,是一直以来发泄的方式。抒发压力之外,回味过去更是能够体会当下,从而变成一种乐趣。当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回味,这样往往会困在从前而无法前进。我最近像是只有空壳而没有记忆体的身躯,唯有靠记录这些细节,才觉得自己过的是真实生活。

新年前一个星期左右身体开始出状况,在来月经期间腰肌异常地痠痛,我还以为这是很正常的,大概是因为自己上了年纪才会有这种状况,但询问之下才发现不寻常。身为中医的友人告诉我,这是长期累积下来的,也许是坐姿或是工作性质的问题,导致颈项和肩膀紧绷,从肩膀延伸至腰肌的痠痛,开始给身体亮红灯的信号,最严重可能会伤到坐骨神经,痛得难以入眠。开工前夕做了拔罐、推拿和刮痧,此疗法帮助打通血气及松弛紧绷的肌肉,中医师告诉我今后得靠自己好好照顾身体,才能维持健康的身体。

当我回味2016年的日记时,发现自己上半年老是在公司加班不然就是在家加班,下半年每隔一个月老是生病。2017年开始要注意健康之外,还是健康。身体只有一个,到老到死陪着自己的,就是这个身躯。

13 November, 2016

心智成熟度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
难在如何拿捏界限
问题在于不懂何时
踩到别人的界限
而自己浑然不知

我以为,一直以来都很平衡。直到A君对我宣泄B某的不成熟,还有C某的自私,而我当下快站不住脚,有种欺骗自己的感觉,难道我所看到的是假象?心里有难以说出口的难受,感觉从未发觉此事的自己很迟钝。A君是非常明白事理的大人,B某和C某是介于23~25岁的成年人,各自确实有态度和性格的问题,我非常明白A君是站在很客观的角度去看这两位某人,但我终究承受不了这种在背后讨论他们有多不好有多不成熟多自私…的议论。我竟然附和了。人性吗?还真搞不懂我自己。竟然在讨论别人。但自己有资格讨论别人吗?我这么想。每个人都不会是完美的,知道自己的不完美,可以避免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但如果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而当下那件事被别人讨论而浑然不知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很恐怖…明明知道“世界不是围绕自己在转动”,但有时候还是会得意忘形。

事实上,可能大家都知道他们的问题,但只差没说出来而已,于是大家想笑笑就这样带过,或者唯有忍受。但殊不知累积下来的不满就如此倾泄,好像每个人都不想说,不想去当那个当面告知他们问题的人,在心里面给别人标上警告,第一、二次尚可宽容点,但若还有下次的话,就要采取行动之类的。也许他们不是不想说,只是不知道如何说,有时候说了情况还是没改变,倒不如不说,说了也是白说。婉转点说,好像没效果;直接点说,却怕伤害同事之间的感情,随之导致工作不顺利,或因私人感情而公私不分明地办事。既然大家都对当事人有意见,但就是没有人当面告诉当事人。

做自己的同时,也要配合大家,工作才能达到最高效率。但如果只是坚持以自己的方法去做,而没有考虑到别人的难处的话,工作效率会减半,甚至让别人无意中替你收尾。觉得自己的方法很理所当然,没有丝毫差错,也许应该改掉怀有这种想法的习惯。也许有些人还在学习中,学习如何配合别人,学习如何体谅别人,不是每个人都会从别人的角度去思考、看待事情。我想这关系到每个人的成长环境都不一样,于是也有不同的领悟,这些都需要时间去磨合。

A君给我解释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就是他们还年轻。但年龄岁数不代表心智成熟度,心态也会因环境和人事物而改变。如果看不清自己的思言与举止正影响或阻碍他人的话,长期下来会造成他人的压力。

20 August, 2016

苦尽甘来


自从因为客户们的不细心+我工作很忙茫盲+于是我变得疏忽没办法专注在细节上+然后在客户发现我的错误+觉得受委屈和不甘心于是泪洒,虽然老板体谅和客户妥协之后,我渐渐了解,我不是全能的,我也是人类,我也会(在忙碌的时候)犯错。在工作结案的程序上我们不太会保护自己,明明客户也有责任,但为什么总是在结案产品出来之后才发现错误,非得把这错误算在我们头上。于是我想很多所谓的借口来安慰自己,是自己同时兼顾很多项工作而造成的不细心、对的客户是三个不同的下属而每个人都放错重点看走眼不帮忙检查很理所当然认为我们都有“他们认为的认知”、客户的老板又很忙、是自己没有给老板一一确认最终的稿、是没有copywriter帮忙检查文案的拼写有没有错误…从累积的错误开始,身心难以承受,于是开始崩溃瓦解。但这些借口都不是重点,于是我和老板商量,该如何保护我方,有没有方法避免下次再次犯错,提高客户的警觉性,这游戏不是只有我们一方在玩独角戏。

这一打击,才知道。

Lunch Break的力量很重要,歇歇聊聊工作之外的话题再继续的空隙,一头栽进工作拼命做并不会让工作量变少。工作的频率很重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频率,不让人扰乱自己的频率。失败和成功又相等的价值,失败之后所领悟的,往往是自己成长的维他命。没有在失败中找到对的做法,一味怪罪他人的话,只是让自己心情一时好受,却没有想办法改善,将来只会再度失败。要别人与环境配合我们太难,自己改变还比较快。很多时候不是眼前的事情太困难,而是我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因为是习以为常的工作惯例,往往在细节会出差错。人生难免跌跌撞撞,并不可能风平浪静、毫无阻碍,虽然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自己真够幸运,可遇不可求的工作质、老板、同事和环境,至少这一切都让我觉得很心安。该经历的还是要经历,还是要面对,在那之后提醒自己,我没那么容易被打倒,我会想办法对付,哼。

于是。

我开始跟大伙儿出外吃午餐,不再为了赶工而不好好吃饭。吃午餐期间绝对不提工作,跟大伙儿聊些不三不四的东西。结束一整天累人的工作后买个Orea Mcflurry,好好pamper自己。周末回家和家人一起庆祝二姐的生日,和大姐计划给她意外的惊喜,家人聚在一起是力量的来源。被大姐叮咛要吃早餐,虽然很久以前已经知道吃早餐对健康很重要但宁可赖床多十分钟也不早起做早餐,现在尽可能在上班前吃丰富的早餐,慢慢调养重视早餐的观念,决心很重要,嗯。放工后和大伙儿一起打篮球、打羽球,流汗流汗纾解压力和发泄,顺便让自己可以早点入睡。放工后偶尔也会跟着同事们去lepak找好吃的,我现在才理解为什么身边的人总是在美食里寻找慰籍。以前吃东西也没想那么多,A小镇的Laksa还是B地区的Laksa还是我家附近的Laksa,对我来说就只是Laksa。托同事们很会形容那味道的福,我开始懂得细细分辨的味道,更深入分析每一层,每个Laksa的特点在哪。我想以后会更珍惜每一口食物的味道,惜福、惜福,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生活除了工作之外,如何活出自己,真的很重要。




05 August, 2016

狡辩似的自我检视


尤其在这种时候,特别想要逃避。

前阵子我告诉前辈,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和工作,于是上天给我另一种挑战,不让我继续呆在舒适圈。虽然我早该预料会很难熬,几度都热泪盈眶,但都吞回去。我非常明白老板比我难熬,比我还难熬的老板还得安慰我,那也太不像话。只是…我承认我能够承受的还不多,也不懂得释放。不适当的释放当然很快就可以解决心里压着的石头,但却为身边的人造成负能量。我不想这样。

当下转化还得修炼,看来还不够。

在工作上也不是第一次试过思绪梗塞,但距离上一次也挺久,重新感受它的’魅力’,实在够力。无法正常思考,放空需要告知别人“请等一下(我正在放空中)”,想在短时间内理清思绪但好像很艰难。脑中的不倒翁不知倒下再站起来数几次,表面故作坚强并不是好事,什么都不想理。我很累,实在是很累,累到我想逃避。我不是倔强的人,不会保护自己,只能吞下一切委屈,然后听老板说的那样不把它放在心上,继续前进。事情也已经发生,唯我不能改变的是别人对我的看法。不能得到理解,是唯一让我感到委屈的事,怎么努力得到理解也显得白费力气。一开始会包容,但包容久了,会渐渐察觉包容好像不是办法,于是开始警惕,以免犯错。因为嘛,利益关己。想不到其他的了。“不把事情放在心上”这话说在前,但其实心里都会介意。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没有人是绝对完美的,我也是不完美的,所以没关系,慢慢改变心态就好。

我需要别人检视我的缺点,好让我察觉我自己的缺点。很可笑的是,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检视自己,然后问自己对不对啊,做错了吗,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暂时先这样吧…好像没有人可以告诉我正确的答案。并不是自己有权利允许那种错误的存在,就可以默认它是可原谅的,至少别人会这么认为,认为自己不应该犯错。是我对自己不苛刻吗?…不是啊,我只是累了。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都不是我的问题啊。但也得感谢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让我更清楚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问题,即使是问题出在我身上,也得坦然面对,这不就是我一直以来练习的吗?

没关系,再站起来。

我一个人做不来的事情,我不会让其他人也和我一样做不来,我还是会给予建议、办法和忠告,至少这是我可以留到最后的良心。不知会不会有哪一天,我可能会对面临问题的人视而不见…那样冷漠。到时候,请充分地理解那样的我,不是故意要这样的。偶尔的心淡,会比较难免。

23 June, 2016

坠入空洞


顺便提醒自己一下,“气味”回来了。

最近跟三个学院时期的同学很“土豪阔气”似地去五星级的酒店住一晚回来,无意中发现原来前 housemate KK是音乐的知音。老实说,先前我并不知道他有着和我如此相似的品味,当他提及 The Black Skirts 时,我鸡皮瞬间疙瘩起来,心想…怎么可能。然后那个晚上,透过音响播放着 The Black Skirts 的《EVERYTHING》,那个夜晚顿时特别有气氛。小白随着音乐摆动肢体,他说已很久没这样放松;Joe喝了点酒,微醺且酣然入眠;我和KK分享和交换着自己喜欢的音乐、歌曲和歌手;我喜欢这样,当下多美好。

有时候,一首歌会唤起一些回忆或故事的画面,可能是朋友笑的样子、家人聚在一起的样子、或同事生气的表情。对我来说,它是一种记录回忆的媒介。可能我还不是很能够分辨得出音乐的genre,但我总会无意识地把它们归类。那天《EVERYTHING》一播放,突然在很亢奋的状态之下,无数的旋律和歌曲在我脑中第一时间响起,都快涌溢出来,当下恨不得立刻让他知道那些歌。不知是酒精作祟还是宿醉,那天凌晨两点半才睡。

从那回来之后,那首歌loop不停,根本停不下来。我可以喜欢一首歌很久很久,可以每天播放而且听不腻,喜欢维持在那首歌的意境之下很久很久,久到我有点无法自拔,对之产生浓厚的感情。一首歌可以给我什么样的感觉很重要,它像是一个开关,一旦开始之后会让整个思绪空洞,仿佛坠入另一个时空黑洞,那个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的时空,可以为所欲为思考的空间。独自生活久了,总没办法在房里对着墙壁发泄,伤心或安慰时还得靠这些精神粮食渡过低潮,都是这样走过来的。

我愿将来有懂我的人,和他一起分享这首歌,以及一切我喜欢的歌,以及它们给我什么感觉,然后问他也感觉到了吗。我愿一直分享对我来说有意境且让我上瘾的歌曲,即使它们可能很难被接受,但如果你也喜欢这些歌,也请和我分享这首歌让你想起的歌曲,以及你如何知道它们。

《EVERYTHING》触发我在Spotify create了一个叫“气味”的playlist,很难理解的题目,连我也没办法解释,听听归类在里边的音乐就会知道了,呵呵。

19 May, 2016

学以致用的那些片段


今天偶然知道《宝藏猎人久美子》的故事,是源自于《Fargo》。久美子之所以会那么执着,应该是电影的开宗明义“This is a true story…”话说现在有哪些电影不是套上这句话然后吸引观众去看的呢,但久美子是其中一个很入戏的观众。先说明,我还没看过这两部电影,于是就引用我看过的另两部电影來链接一个人生的故事,大概。

能让我看上两遍的电影,刚好都印象深刻。《Into the Wild》是其中一部,但主角最后却因为误食有毒的草药而客死他乡。其中有观众写了这样的影评:“所以说本草纲目要背好。”这是我看过最贴切的影评了吧。假如他背好了本草纲目,他成功存活下来并到达阿拉斯加,假如他寻找到了自我,抱着不失自我的态度,而刚大学毕业的他继续投入他想做的事业,而成为了一名在杂志社的胶片洗印经理。工作了16年之后,依然会做做白日梦,想当初大学毕业出来是多么地有勇气选择实现理想的那个自己,然后想想自己现在在干嘛,不时叹气。但因为工作上的原因,他不得不踏上一段旅程。也许白日梦不再是白日梦,他得以实现并让自己的履历表增添一些别人没有过的体验。


故事后半段取自《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关于冒险的这两部电影,似乎好像可以勉强扯上一点点的关系(可能是我自己硬生生扯上的),但无论如何,我确实是靠电影中的某些片段存活,就好像久美子那样。不起眼的上班族,目光呆滞地对着电脑工作,没有灵魂地等待下班时间。同事们聚在一起讨论时尚话题,她则蜷缩在一旁融入不了大众。她心灵空虚,甚至不愿跟老同学们有任何的交流和接触。公寓内是她的 safe zone,反复播放《Fargo》。她唯一坚信的是剧中人所埋藏的宝藏一定存在。

当生活已经到了如此空洞、乏味的程度,偶尔会想“是时候去旅行了。”但难免从旅行回来之后就把心停泊在外国,而光剩下身体回来履行日复一日、机器似地工作。我还在学习中,如何不把灵魂留在异乡,也把心带回来,和在旅行中体验到的,在生活中学以致用。从澳门香港旅行回来直到现在这段日子,我手上的工作从未停过。老板说,很奇怪的是,我去旅行的那几天“工作们”都很寂静,可能感应我已经回归工作岗位,一下子“嚯”地涌上来,我有点喘不过气。那几天很累,确实很累。要顾及自己的工作之外,要给予新同事(已经不算新,工作至今也快两个月半了)引导,策划好我该如何在最短时间内达到我要完成的工作,以及他要完成的工作。

之后昨天和今天终于闲下来,晚上却异常的疲倦,11点就累倒在床。那我是如何把在香港旅行体验的东西用在生活上呢?答案是:西多士。是的,我的确对西多士上瘾,这一生中没有试过那么渴望回到家可以吃上三片西多士。在香港旅行那阵子,我和CC选一间早餐店,挑了有如香港早餐店熟悉场景的座位,点了奶茶和菠萝包,悠闲地吃着好吃的西多士,和CC聊着日常和抛下的工作,望着窗外是绿油油的公园树林。这种悠闲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心想人生何来这种悠闲啊。我开玩笑地对CC说,我只有在旅行中才会心思细腻地挑选要穿怎样的服装,平时上班前连看都没看,就这样随手捉件衣服穿上就出门。

对我来说,电影和旅行有同工异曲之妙处。同样的电影会看个三、四遍,每一次看都有不同层度的观后感;去过的地方将来依然还会再去,而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以最简单的描述缩小到生活,每一天都过着不同的日子,不可能每一天都重复昨天的日子、每天想着和昨天想过一样的东西、每天吃回和昨天一样的早午晚餐,重点是在于如何操纵心态如何让它(日常生活)不一样。正如我晚餐餐餐都吃西多士,就会有以下如此的想法:

第一次吃西多士的时候,我一个人享受这美好的Me-Time。
第二次吃西多士的时候,我把西多士的照片拍下,以望梅止渴之用。
第三次吃西多士的时候,我把西多士的照片send给我大姐看,她就会说下次煮给她吃。

第四次吃西多士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在大姐家煮给她吃了。(至今还没 将来会实现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