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October, 2019

Group 5


Ipoh • 2015

Malacca • 2016

Putrajaya • 2018

Sauk • 2019
                                                                                                                                        
沐雨经霜 后 空万里
“ 當你難過時, 就抬頭仰望天空吧。它那麼大,一定可以包容你所有的委屈。”

瑶草花 但 唯我独尊
“ 充分地活出自己,他人不能取代的一种特性,就是美。”

大量 亦 海纳百川
“ Embrace Everything. ”

然自得
“ 因为有琪、宏、晴。”
                                                                                                                                        

我们性格很不同,工作性质也不同,兴趣也不同,几乎没有一样是相同的。然而我们因为天主而相见相识,我们之间所产生的化学效应我也解释不来,但我想这是祂给我的恩宠。我们一年见一次,必定会一起去旅行,玩在一块聊个天南地北。

其实我们去哪儿不重要,只要在一起,什么傻事小事好玩的事都会做。当我们说想喝酒,我们可以在太阳下走一公里的路程也势必要买到啤酒;当我们说想唱K,可以从凌晨唱到早上的气势;当我们聚在一起,不管是哪里都会去当地圣堂参与弥撒;旅程快结束的时候,我们总会很习惯地绕去很atas的住宅区,然后用那种极度羡慕和立刻想嫁进去的“哇~”表情,连续每一间家就这样“哇”了好几遍!在怡保双威城、马六甲葡萄牙村、布城的时候也这样~

生命中有他们的出现,至今也非常感慨。虽然大家在各自的生活和工作上打拼,而我一人远在槟岛所以不能常见面,但聚在一起依然是当年的晴琪宏,怡然自得才是真。

19 September, 2019

对话


想写些什么。

最近很少检视自己,某种程度上大概是挺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只是觉得,现实里需要对话的对象。也是一种检视,但称它为“分享”更恰当。于是Insta story是这么产生的,与其和一个人分享,倒不如和网络社交上follow你的那些人们分享,鸟你的就给个like,不鸟你的,你也不会知道。感觉自己好老,与这种分享方式格格不入。

我愿和喜欢的人面对面聊个天长地久,畅饮个天南地北、疯个不分你我,这下才过瘾。思考一晚上,身处这岛,实在没有能够这样做的人们。他们没办法说走就走,他们身处远方,他们也许不方便,他们可能已经有预约。种种可能让我却步。说起来也可笑,当初可是自己杜绝这一切没有必要的来往,说到底自己还是偶尔会踏入某圈子,去人多的地方。

但,有没有一种人,和他对话,就好像去过全世界那样;和他聊内心话,就好像去过宇宙一般;和他做什么事情,哪怕什么都不做,但每次都很有趣?只想静静待在他身边,时间停止或快转起来,都是因为他。我终究还是渴望有人理解我,而我愿意把内心想法通通告诉那个人。他未必是我生活上的伴侣,他可以是我想寄明信片给他的那个人,他可以是我说想见于是就去见的人,哪怕他住在地球的另一端。

嗯,太过诗情画意,我懂,这就是我不为人知的一面啦,连我也觉得肉麻的我,呵。很久违的想太多,平时也没想太多,想太多都是大人的事情,偶尔也不想长大。

24 July, 2019

梳理一下理念

George Town Festival 品牌设计论坛

上半年,有点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也有一些迷茫,陷入“自己可以坚持多久”的漩涡里,怀疑自身价值到不行。我们做设计的眼光会根据客户的喜好改变,但客户老是不想改变的default mode,一两次还可以,但久而久之对我们来说简直是病态,导致自己也“生病”却浑然不知。自同事辞职那天起,我接手她的工作,客户如常致电来comment artwork,我和他就此聊开,述说心中所苦。当然苦啊,他苦,我也因为他苦而苦,大家一起苦。我理解他的苦,但也没办法做出任何改变,因为他不是那个社会阶层里最有权力的人,他也只是按部就班做事,以老板的说法就是 shit flows from the top,也是这行最苦的原因。我的客户告诉我,卖什么东西都好,只要能满足物欲和心灵空虚,卖什么都行,富裕的人都会买。新时代物欲空虚,心灵也一起空虚,精神上的富足沦落为奢侈品。

近年,每个年轻人都在谈独特风格的穿搭、文青该去的咖啡厅和每天都想喝的某某珍奶。更“勇敢”表达自己,也更“勇于”追风。近日和友人谈起珍奶风气,他说与其排队5小时买珍奶,不如买机票飞去台湾买还快一些。我还未深入了解他们为何每天都想喝珍奶,而且各种名堂各种mix & match的珍奶。这些商家背后的创业故事也许值得一提,秉持商家信念与打造一种精神上的信仰,slogan可以是“珍奶不只是珍奶,它是一种生活态度”,然后由他人去定义,说不定被定义之后又有另一种态度的珍奶牌子出现,然后珍奶、珍奶、珍奶。商家有办法让热血顾客一天不喝珍奶就浑身不舒服,但为何只有我看到过量的糖分、茶和牛奶…我还是乖乖喝mamak奶茶就好,随手拈来又便宜,kurang manis 或 Teh C (稀),一样可以customize。

在年中跨龄是很庆幸的事,给自己一个停顿点,好好整理上半年所发生的事情,再来好好消化,重新检视自己。生日这天,刚好与同事出席GTF品牌设计论坛,这论坛来得刚刚好(反正当天不必面对客户就OK)。后来了解才知道,原来讲者们都是台湾的顶尖设计师和策展人,整整8小时的分享和传授心得,让我和同事若有所思。最终讲者还是说出在场出席者的心声,终究是对设计抱有希望和热诚的一群设计师。虽说是品牌设计论坛,但内容还会牵涉商业、文化、社会等等话题,如何用设计改变城市是我无法想象的事情,但各位讲者如此坚持理念的背后,也只是因为他们热爱这片土地。

近年,独立音乐和独立书店渐渐被发掘,深受青年们的爱戴。讲者说未来是属于现代青年的,他们同时也是设计共创时代的最主要群体,可见他们要的东西和上一代有很明显的差异。他们要求独树一格,他们注重美学,他们有重新诠释历史文化的多元能力,可以是城市策划、创新表演、摄影、音乐、喜剧、舞蹈、视觉艺术,当中跨越不同领域的合作才能得到最好的效果。青年们为本土文化注入新的能量,尽可能去思考有没有新的方式去呈现,有没有新的可能性被看见,从而改变他人的观念。青年们理想中的旅行,也不再仅仅是跟旅游社到旅游胜地去观光,他们开始背包旅行,去当地艺术馆或书店“净化”自己,又或者会在当地呆上一个月,融入当地生活更能深入了解彼此的文化,挑战自己对世界的认知,也验证更新目前所闻所知。

前两段跟后两段所说的年轻人和青年,作风差很大。我虽是90后,但也还无法定义自己是谁,可以为社会贡献些什么。我只是觉得,如果那件事有正确的价值观,且可以让生活工作增值,或者从中学习到什么,我就会继续做那件事。其实反观自己生活的这片土地,州政府是如此支持文化、艺术和与外界作交流的活动,久久来参加这样的“洗礼”,让我不至于和设计艺术脱节。偶尔也梳理一下理念,才不会麻木于客户教设计师放大字体图片不要crop电话号码要大给我classy layout的现实。

18 May, 2019

我的特异功能


朋友告诉我,我有一种特异功能,就是很神奇的什么都想说,一见着我就让人家滔滔不绝的超能力。连朋友的妹妹见面不到30分钟,就把只有她家人才知道的隐情都告诉我。或许我是那种让人毫无防备心,加上我有一张很认真听人家说话的表情,很多时候朋友都会选择向我倾诉他们心中所苦。我从朋友之中得到蛮多的认证,自觉是一个很不错的聆听者。但,也经历过不同类型的聆听模式,慢慢找到适合自己的聆听模式。

有同理心的聆听者,会站在倾诉者的角度去看事情。明知事情很不对劲,还是一味地赞同倾诉者的观点,通常都是事关失恋啊、男友劈腿啊等等狗血般的剧情。如果这种时候还理智探讨事情的根源的话,那会显得很冷漠,更何况倾诉者没有心情要探讨根源,只是想Let it out而已。

中立型的聆听者通常就只是听,无需探讨或追究事情的来龙去脉,从头到尾保持中立,也不偏帮任何人。很犯贱的时候也是超级看心情决定、看好戏的模式,偶尔会极度偏帮任何一边,,偶尔也加盐加醋在故事内容,问东问西挑拨离间,煽动讲故事的人。(也属八卦类型)

探讨型的聆听者,会问问题、分析、追根究底、找出问题根源在哪,然后告知倾诉者,但最终要不要解决问题就是倾诉者的决定。探讨型的聆听者常常以不同角度去看事情,有点像侦探破案那样。(我拜从小看柯南漫画长大所赐,自己也有点这样 科科)

聆听者与聆听者,会觉得惺惺相惜,别人是不是真的在聆听,很容易可以知道。聆听者也用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烦恼,从而忽略了自己内心的感受。但与其说逃避自己的心情,倒不如说可以很理智地整理自己的情绪。这也是一种自理的skill。自己就很会安慰、说服自己,或者另一个比较现实的说法,就是很会对自己说谎。这也是为什么聆听者常常觉得很难对另一个人倾诉的原因。通常,事情没有严重到一个程度,是不会找人倾诉的……类似拥有另类’自尊心’的聆听者。

聆听者之所以是聆听者,或许本身没有太多的烦恼,因此可以随时有心理准备聆听别人。一开始或许会把别人的烦恼收在心里,然后沉重不已。后来抱着“别人只是想讲,需要他人聆听的需要”的心态,有种不太专心的聆听。觉得自己听听就算,无需放在心上。但这样显得有点冷漠,于是后来懂得一种模式,就是聆听时,把自己放在里面去听;事后把自己抽离,不至于被影响,但记得这过程的意念,然后把它放在脑海里。先用心去聆听,事后用理智去处理,而且还不能同一时段进行。

学会聆听的技巧不容易,至今还没有学会当中的全部道理…不如先从聆听自己开始吧。

29 April, 2019

生活的样子


距离搬进新窝已经快一个月,感受特别良多,特别是身理/心理上的应验。睡眠质量有明显变好,虽然搬进来的第一个晚上始终认床,但它无论如何还是先苦后甜的代价。其次,我已经来到了一种“早晨以咖啡开始新一天”的等级,为了一整天的元气而喝了呗!以前会为了熬夜工作而“利用”咖啡,平日尽量不喝咖啡,因为总在错的时段喝咖啡而导致失眠。真心觉得活到今日最大的领悟,就是咖啡让我维持生命的作用了(虽然还称不上“一天不喝咖啡会死”的程度…)。

这个新窝让我有很多突发奇想的点子,或许应该说是对未来的憧憬,在于如何把它变成自己想象中舒服的样子…墙壁很够大,或许可以装个projector看电影;现有的灯光有点暗,或许可以加个台灯;书架很高大,或许可以利用书都填满那些空间;房间里的家具都是以白色为主,或许可以加点绿意,或者可以摆放一些看了心情会变好的干花…未来还有很多的“或许”,这些点子只是目前暂定为“想要”的样子,单靠想象的都觉得爽!但至于能不能实现,是需要三思之后才能决定的事,毕竟在“想要”和“需要”之间,只有冲动那条线之差~就好像装修房屋一样,都是慢慢来比较快,也不急着把它360º翻新,享受装饰的过程才是最好玩的呢。

在我纷纷向朋友述说在旧租房经历过整整4年的事情,朋友都给我同样的一个反应:“你好会忍!” 该说是我很会忍,倒不如说我极度的痴钝,迟迟没察觉其实我有改变环境的能力,因为一直以来都是抱着“无法改变环境的话,唯有改变自己”的想法…但,我错了。每个人都有改变环境的能力,在于自己想不想改变而已。或许也尝试过假装自己很能忍,表现出来的是“住小房我很OK啊”、“地方小很OK啊,这样东西就不会越买越多啦”,心态上默默允许自己这样想,而且内心依然会有“嗯,我忍得很好”这种微妙的优越感,现在看起来有点不像话!这是压抑啊!因为在内心深处,我并没有和“我想要的”和解,实际上我害怕被它控制,于是转换成压抑和贬低的方式来获得主导权。不敢面对自己需要的同时,自然也无法尊重别人的需要。

我从来不会羡慕别人所拥有的一切,我现在所拥有的也不比别人差,甚至可以说幸福几百倍。虽然我还在以龟速探索这一切,感觉快和现实脱节的时候滑一滑脸书,再回去自己的节奏继续生活,慢慢实现理想中的自己。有时候早到也是一种遗憾,比如说,爱情。搬新窝之后,引发关于爱情、伴侣、必要、需不需要…诸如此类的问题。但我不想说太多,毕竟说得再多也说不清是怎么一回事,暂且还是宁缺毋滥,继续吃饭、做手帐、画画、工作、生活。

02 April, 2019

四年

住了四年的小房,没有留下照片,只有为它作稍微广角一些些的画~

大概已经预计自己会认床,凌晨依然毫无睡意,写写吧。

这四年里,我住着类似store room size的小房。当初家人确实有建议我拿中房,但自认还没有能力租贵一些的中房。我从没跟屋主一起过,一开始没想太多那会是一段怎么样的经验。直到去年年尾,我发现那些“不想再住下去”的想法都是累积而来的。

————————————————————————————————————

一,无论如何都是和屋主一起住同一屋檐之下,毕竟是她买的房地产,她有她的家规,总得尊重。例如她说不能把盘碗晒在洗碗盆旁边,因为这么做的话就没有位子做菜了(可想而知那空间是有多么的小 呵呵呵)。

二,屋主偶尔在假日会约我喝茶聊平常,但去年农历新年期间,她在没有告知我那是一个学会的聚餐之下(话说我也不清楚那是不是一种宗教,于是索性不称它为宗教),就让他们以“亲和力”的方式来approach我。之后还被加入群组,还有某个女孩专门“负责”联系我(他们以年龄层和性别分小组,我和屋主不在同一组别),甚至和那女孩有私下交谈过,说有聚会的时候会通知或主动提供交通(那时驾车技术还不熟练)。一开始我是抱着why not的心态去了解这个学会在做的事情,这学会背后有很强大的精神和力量,一种能让自己充满信心、明白自身活在这世上的价值、存在意义、使命…种种通过念某段经文而获得力量和执行力。对我来说有点像吸引力法则。凭着反复念经的加持,把运聚到自己身上,使自己有种动力去解决问题。如此可以帮助自己找到最高境界的自己,也提高生命的境界,发现自己前所未有的能力,也懂得运用它们。问题就在这里,人们靠这运,心里想达到的是什么事情,却无从而知。而几经接触过那“负责”我的女孩之后,她打从心里已经深信该力量,而且依靠它作为精神粮食。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与她的谈话很不对劲,几次聊天过后我心里都很不舒服,于是在还没更深入之前,我还是先闪为妙。虽然事后屋主没有再问起我关于参与聚会的事,但我觉得总该有一个界限,也许在她邀约我去聚餐那时候就已经被踩过界了。

三,屋主不做垃圾环保分类,这没什么好说的…或许她自身抱病的原因,凡事都以自己健康为优先吧,怎么可能有那种闲情去想地球生病的事…但这只是我为她找的理由啦,虽然环保是人人都在做的事,但也有人对此毫无关心。所谓无法把自己的观念强制性套用在别人身上,这点对她的尊重还是存在的(虽然我偶尔会偷偷把她垃圾桶里的垃圾收来环保)。

四,去年年中由于Wi-Fi要upgrade的关系,我建议可以upgrade去网速比较稳定的网络,但她执意签下网络加电视节目的配套,因为如果她不这么做,她客厅的电视就要当废塑料而囤在那里浪费。话说因为她是屋主所以她可以不纳入我的意见有权利决定这事,但没看电视的我和室友却要多付那比原本价钱贵一点点的金额(就这么一点点我也忍不了…tsk tsk)

五,和室友公用厕所的坏处就是洗厕所的责任…不多说。

六,厕所地板的排水口小到连成年蟑螂都爬不进去,流水速度很慢,往往冲好凉之后厕所就已经淹水。加上是封闭式厕所,没有抽风机和窗户,囤积的废水常常把厕所搞得很潮湿,而且地板容易留污迹,非常难干。

七,自从买了车,parking是万年不变的问题。由于公寓内的carpark是以投票表决的方式而必须缴清一年的车位租金额,我付不起(哭),所以第一年我索性赌一赌,把车停在油站周围,若那是公认可以停车的位置,能停车则停车,放工后没事别到处乱跑,越夜越难找停车位。但偶尔要加班而没办法的时候,还是无奈。从此不想要放工之后还得为停车位操心,短期也许可以容忍,但长期下来的话我也许会疯掉。

八,那个地区通电讯号是零,人们常常打不进我的手机。

————————————————————————————————————

以上是我不想继续租的原因。

从拿到新房间钥匙的那一天直到入住之后,心里很平静,甚至有种怀疑自己的感觉,是不是deserve这么好的这空间,然而我觉得这是突如其来且最好不过的改变了吧。其实在同事告诉我她要辞职之后,这念头突然之间就笃定下来,我当下立即找房屋出租的网站,当天就联络Agent,订下看房的日期,看完房立刻OK,给订金、签合约、入住。

最后一次把东西搬出小房后,我在油站的便利店买了一瓶汽水,喝干这四年累计的、种种的、小小的不爽因素,有种解脱的自由。Cheers!!!

17 January, 2019

24


这天购买Hyukoh的演出门票后,我想这是何等的幸运…续他们在2017年来过之后,还真没想到他们这么快会来马开唱。开心的时候就会乱点奶茶来,于是才会落到这种幸福到睡不着的地步。

然后开始思考,至于喜欢他们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的歌安慰着我无数个睡不着的夜。之所以喜欢,就因为他那把对我来说超有磁性的歌声。他的内心世界是丰富的,所以才会写出Gondry这首歌。虽然他看起来不太会表达,但他想表达的都在歌里。

喜欢吧,就是喜欢。我想对一个伴侣来说也是一样的,喜欢就是喜欢。我希望他是个会尊重、宽容、以及陪伴我的人。我可以做个善良、独立、以及聆听他的人。我期望互相、平等的关系。另外,我也会做好吃的给他吃。所以…希望他也可以给我他的胃 (呵)

10 September, 2018

27岁生日沉淀两个月过后的感谢文 (慎入,超长篇)

之所以觉得这一年对我来说颇为重要,不是因为我完成了多少事项,而是深切地感受到身边的人事物为我带来的影响力,都是生活中正能量的来源,内心从而开始丰富和成熟起来。选择在生日隔天就申请长达10天的年假去吉隆坡,实践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见见一直以来想见的人们。一直以来觉得自己很无法用语言去表达自己情感的我,实际行动是我深感最好的方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家人和小瓜们
打从出生以来就拥有最恒久、独特关系的亲人们



生日当天晚上回到家,二姐和两个小瓜特地回家,
和家人一起替我庆祝生日,小瓜还给我做了门牌(?)当作礼物。


妈妈煮的红鸡蛋,这是每年生日她都会给我准备的礼物,刚好也能给我在路上充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lpha245的前实习生,在她离开公司之后,因为CC的关系而认识的可爱女孩,在那之后我们就一直玩在一块儿啦~


也收到虹寄来可爱的手绘卡片,久久久久才见一次的我们,久久久久才聊(兼清肠清宿便)一次的我们,很感恩她一直以来给我满满的正能量,也很庆幸一路有她相识相伴,体谅和无时无刻的存在~一直以来都充满正能量的她,偶尔也会觉得心累,也会渴望得到别人的体恤。聆听她的时候,当下就秒反省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够好。其实她也有成熟理智的一面,我喜欢和她聊起正经、不同观点的领悟、宗教信仰和围绕思想的话题,是我在吉隆坡小住这几天所看到不一样的她。激发我巨蟹座天生(母性?)的这个女孩,有种想照顾心思如此细腻的她,像她这种人很罕见了,要preserve,呵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hara
在吉隆坡工作打拼那三年,会做下午茶甜点给我们吃、在冬至做汤圆给我们吃、身上现金只够我吃一餐时借钱给我、离职后去吉隆坡没有地方住的时候收留我、像第二个妈妈一样照顾我的她,她有着朋友那般的开朗和妈妈的温暖~


如往常一样,趁着还有时间,我又冒冒然出现在Shara眼前!这渐渐已经成为我到吉隆坡的仪式!哈!她现在在第15层办公楼工作,她带我去以前18楼Alpha245的办公室,看看我还认识谁。除了Ana,其他人我一律不认识,但有人认出我,她说以前我也来过,所以见过我…好神奇哦~之后去5楼痴饮痴吃(他们还有庆祝raya的free food 呵呵),见过一些似曾相识的旧同事。


趁这次机会顺便拍了“毕业照”~所谓的“毕业照”就是在工作last day的时候,和Yasmin Ahmad的肖像合照~当初我在Alpha last day的时候太匆忙,也没能一一和同事好好道别,连这最基本的毕业仪式也没能做到,这次总算是履行4年前就该做的……终于!…久等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宗宏 • 彩晴 • 雯琪
在choice camp敞开心扉小组分享聊天之后,不小心从素不相识变成很好很好的朋友 哈哈!



在天空音乐节的前一个周末,我们四个相约去Putrajaya住一晚,又一班久久久久只见一次的朋友!从上次见面时的深夜K歌环节,升级变成一班酒友,下次大概要去森林或海边挑战生存一晚才刺激吧…性格、工作、生活都大不同的我们四个,为了每年一次的见面都很努力、也很last minute凑成的聚会,我们不惜一切在大太阳下走1公里的路途,也要买到4瓶装的Somersby Apple Cider,发现价钱比平时超级便宜,再多买四瓶(但又喝不完)的那种冲动,check in hotel之后只想躺在床上都不想动……




我们总是在7月见面,于是一并庆祝我和琪的生日~喝完一瓶倒头就想睡……隔天早上吃完早餐、游泳、checkout之后,假装和很多游客一起参观布城,然后我们依然很习惯性地绕去那里有钱人家的住宅区,然后看到二楼窗户里的浴缸,依然用那种极度羡慕和立刻想嫁过来的“哇~”表情,每一间家就这样“哇”了好几遍,想起以前我们去怡保双威城的时候也是这样~在马六甲葡萄牙村的时候也是这样一间一间去看他们家的圣诞装饰,这也是一种和他们一起才会有的仪式 ( ͡° ͜ʖ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张健峰 (a.k.a KFC)
Dasein的PS神,读学院的时候私下常常去找他问 ( 解救 ) 功课,虽然他严格但也是作为讲师的原则,毕业之后偶尔回去学院都会遇见他。



虽然他已经没有在Dasein教书,但私下约出来见面会爽朗答应,还预先警告我他要付我午餐费用的讲师,全世界也没有第二个人会如此开心地威胁我还要请我吃饭的人了~听他说着工作现状,无需说明也知道那种designer/artist会面对的international problem,如此好脾气的他也受不了,他只想读书、画画,想过一个“人”会过的平凡生活…。谈及他前阵子所面对的人事物,确实让他有所觉悟,一念之间,想做什么就赶快做。也知道他挺想要回去学院教书,但其实在我回来不久之后就得知他会在一间超顶级兼闻名的艺术学院教书,很替他感到开心!在学院时期他亦是讲师也是mentor(或许是 mentos 哈哈),因为他曾告诉过我,他追求的是心灵层面的自己。那时我还是一个对未来感到很迷茫的学生,对这句话听懂一半、不懂一半,但这句话留在心里很久。直到现在来吉隆坡时都会找他吃饭聊天,算是对自己一年一次的检视,跟他聊天总会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走对了路…。除了感恩,还是感恩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去年CC和虹租下来的工作室,一起吃饭、工作、玩乐的这空间,从没觉得无聊过。这几天都在当煮饭婆养她们,不偏食的她们超好养,让我煮意兴致勃勃,很想煮很多好吃的给她们吃~


Soda是一只猫,不是饮料,喝了它会吐毛……。嗯,第一次和猫一起住,发现它还挺顽皮的。就弄破CC的植物也挺严重,还会伏地攻击人类的脚…在我看来Soda是一只很想讨关注的一只猫啊,只是好玩而已吧…这么想的,但如果我和它独处的话,它突然也变得很现实,它知道只要它跳上你的大腿就可以讨摸…。它真的是猫吗?ಠ_ಠ" 


食谱除了粗茶淡饭,还有Carbonara Spaghetti,韩国泡菜炒饭,韩国炒杂菜,越南薄饼和下午茶日式马铃薯泥。这些都是平时自己会做的料理,但自己吃久了也会无聊。于是凭着我只想煮、煮的过程已经闻饱了吃的心态给她们煮,看她们吃得开心我也煮得开心~网上有一句话说一群人一起吃的叫饭,一个人吃的叫狗粮,实在是击中我内心深处啊…。平时是为了吃而吃,为了充饥而煮,这种独居心态是很让人泄气的啊。所以,可以为了喜欢的人而煮饭,是很幸福的呢。

(话说KFC已经预订我去他家煮饭包养他和他老婆…师傅已经下令 我岂敢不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创办人之一的Arson是学院同期的同学。知道他开了这间无包装概念的杂货店之后,一直都想来看看。


和他聊过后才得知初期经营这店真的不容易,要确保干粮的品质和新鲜度,也要确保来源是100%纯正,总总的额外因素都要考虑在内。他正在做的事情很有正面影响,响应环保理念不容易,试问有几个是正真做到,也许连我们自己本身也无法做到5%…


话说我们今晚还去吃了超好吃的Shokudō日式咖喱猪扒饭,好好吃~~这间店有点噱头,好像上过报纸也上过电视,我又无意间吃到好料了~hohoho~重头戏在后头啦~就是KAKIGŌRI啦!!同事一直都很喜欢的branding reference,终于都来吃了~真的好好好好吃~抹茶冰沙Uji Matcha Brûlée好好吃~巧克力蛋卷好好吃~还有口感不错的Warabimochi~总之就是好吃就对了啦~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C 嘉琪
从学院的前辈变成助教、再变同事、再变一起到处趴趴走的朋友。成熟稳重的她虽然让人有距离感,但私底下是毫无距离感的吖~


若不是CC,我想我也不会知道天空音乐节。我们对音乐有相似的品味,都是听那种对外人来说像死沉、催眠曲的音乐,但对我们来说是有灵魂、迷幻且具有魔性的音乐…。或许品味这东西也不必要解释吧,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外刚内柔的CC跟我很像,真正的表情都不会写给陌生人看,但有时候还在脑子里揣摩要怎么对身边的人表达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都会因为迟来的行动而自个儿默默后悔。但这次见到的CC感觉有点不一样,大概是因为这一班一起画壁画的朋友们,通过依虹和CC认识这班朋友,就是一群很爽朗、开放又志同道合的性格,这几天有幸见识过他们的正能量,也是一种福气。


很多人事物在机缘巧合之下凑成的时刻,有时候会很感恩它们的存在,虽然只有那短短几分钟,但却有想要珍惜的直觉。凡事能够做到不违心,那就别想太多,去做。到后来会发现事情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复杂,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恐惧在威胁自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空音乐节 • 草东没有派对
第一次来音乐节,有种梦幻的感觉,我也无法想象草东也在这里。

…金马伦冷风习习但同时又有阳光的温度,大家都席地而坐,有好吃又健康的食物和甜点,有自创品牌聚集在此,有熟悉、好久不见的脸孔,有好听的音乐,有露天理发、刺青…这样的时空很令人无法自拔,仿佛会一直陷入其中,不想结束这样美好的梦。再来,我根本没有被预告他们会来,就已经买好票。目前在世界各地《如常》巡回的草东没有派对,当时得知天空音乐节就是他们在巡回的其中一站!打着天空音乐节是全马首次以中文为主音乐节为名号的关系,他们超爽朗答应主办单位来表演,而且还是压轴时段!几乎都把《丑奴儿》专辑的歌都唱一遍,还加新歌和旧歌!


草东集合了一些品味相似的朋友,在生活中都有自己一套原则,都很努力在活着。听草东的歌,就有活着的感觉。草东是一种态度,就像他们演唱编的开场和结尾那样:如常、无常。我无法形容当下的感觉,有种如梦初醒那般真实,他们的音乐很真实,很有共鸣,令人沉浸…当时在2016年5月认识的草东很对味,那时候的惆怅和不堪回首,由朋友在脸书介绍「山海」这首歌,很是疗愈。那时候的click,成就现在的音乐节。句句歌词戳中我的心声,强烈也洒脱。也许当时无意中在寻找新的方式去表达意境,来取代以往觉得惋惜的愁。草东的这种方式让我觉得很安慰、释怀,这也是一种沉淀之后再为之狂爱的感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Evon • Ethan
回来工作,还有你们俩。

这三生有幸遇到这样佛系的两位同事,不多说!
让我们一边努力修炼、一边吃遍槟城好吃的拉面!


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写那篇我们说走就走穷游马六甲的post,暂且就这样吧。
我这么啰嗦长篇大论还能读到这里的你,本人向你致敬。


《终》

22 August, 2018

离别越短越好。



千万别在知道他要离开的前几天就开始酝酿离别的情绪,就当作他还在这里,与人们一起,一起吃饭、聊天和嬉笑。最好的告别,也许就是这样的:直到他要永远离开的那天,就匆匆地拥抱他一下,然后便撒腿就跑。过了一会儿,他便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离开很远的我,什么都没有,连再见也没能说上。

留下的一切是美好的,那些大伙儿一起共度的时光,那些他教导我的事,那些谈话中他娓娓道来的感受和想法,他的精神、理念和原则,这样就足矣。我从不会想念和他一起的那个我,也已经有一部分的他已经成为我,可以说他成就小部分的我,好让我成长。

或许这样离去的人才不会对自己的留恋感到负担,虽然也许他从一开始就觉得人来人往很正常。当我看到别人对他表达眷恋时,我心想这真不应该啊,那多自私,虽然他不是这人的谁。

14 June, 2018

淘汰

我深深觉得自己跟这个电子时代格格不入。虽然科技已经发达成可以塑造另一个“人类”来进行简单谈话的这程度,但实实在在不想把之间的关系套在这种虚拟而快速的捷径上。当年那种必须细腻揣摩情感后再按下发送键的磨蹭已经不再。那是一种不可或缺的表达过程,发现那平时没被自己关注的内心感受,是如何以一字一句形容它们的…都必须努力,都需要靠心思,才会有动人心弦的表达。如今手写信已经沦落为珍贵、罕见又暖心的一种方式。觉得自己很可笑,是那么不情愿擅用科技来表达心意。种种原因告诉我它不富有感情,不是五官皮肤上的皱纹所可以表达的焦虑。它所表达的东西任人遐想、定义、误会…。

某天与朋友聊起近期因为被科技取代的夕阳行业和将被人工智慧取代而无需人类的工作,不禁感慨这世界是怎么一回事。近期看过一个印象深刻的影片,述说 AlphaGo 如何打败世界围棋第一人,正因为这对手是没有表情的人工智慧。棋手在下棋时无意间显露的一丝毫不安,分分钟也正是让对方棋手可以“读懂”的把柄而左右比赛的结果。看似无心的一步棋,在后来才得以渐渐显示它的作用。这是人类预知以及刻画未来有限的能力,所谓的visionary。

或许未来人类得以长生不老,死去之后还可以在另一个世界存活下来,继续享受无忧无虑的虚拟生活。或者可以摄取意识并装入一个仪器,无须语言表达,意识可以帮人类搞定家中的一切,妥当安排每天的行程。不管是《黑镜》或是《西部世界》,一部分在美剧中想象得到的“未来”已经是“现在”。一切都在进行中,这个世界进步得太快。仿佛人类若不加紧脚步,就会被人工智慧淘汰一样。